免费发布信息
信息分类
当前位置:张家口便民港 > 热点资讯 > 张家口财经 >  请拥抱最糟糕的一年,因为它也可能是未来十年里最好的一年

请拥抱最糟糕的一年,因为它也可能是未来十年里最好的一年

发表时间:2020-03-16 21:22:01  来源:投资入射角  浏览:次   【】【】【

一夜之间,感觉什么都变了,又感觉好像和12年前差不多,并没有发生什么变化,除了电脑变得更快了,手机变得更强大了。


标普500一夜之间跌了7.6%,最近的一次跌这么多还是在2008年,但是和1987年的那次单日下跌20.5%相比,这些都不算个事儿。

单日的跌幅很可怕,但是即使是当年1987年的那次股灾,也不过就是在历史长河中的一个“dip”而已,拉长到10年的阶段来看,那次股灾之后也发生了几次大的回撤,但那之后的科技发展和商业发展都开始猛进,于是很多人会说,美股太贵了,太高了。


很多人出于各种理由,更加注重当下的感觉,这当然很好,但是在投资里这是大忌。和绝大部分恐慌的投资者讨论正常的逻辑十分无济于事,所以他们会匆忙地把钱从ETF和养老基金中抽离,造成流动性危机,最后造成踩踏,机器疯狂地卖出,不管什么公司,不管什么样的基本面,一概通杀。

这一幕老早就有人预警过,在过去12年里,ETF市场变得异常繁荣,甚至有人开始使用杠杆ETF投资来无脑地增加自己的投资收益,毕竟从同比的角度来看,每一年投资标普500几乎都是赚的,都赚了12年了。


谁能想到一个百年不遇的全球性病毒爆发点燃了ETF的虚假繁荣泡沫?

然而事实就是,每次不管是大的“股灾”还是小的“回调”,2011年,2012年,2016年,2018年都发生过尺度不小的回调,每一次都有人喊牛市终将结束。当然,天天喊,总有一天你会喊对,因为你不需要为喊错的时候负责。如果每喊错一次就要损失1%的个人财富,怕是很多人都要破产了。

这次跌得最惨的是石油相关的资产。这很有意思,因为2008年,巴菲特曾经遭受过历史上“最糟糕”的一年,很多人喊巴菲特人老珠黄了。


很巧合的是,那一年,巴菲特高价买入了一家石油巨头公司:COP


这笔投资的浮亏最高的时候可能达到了38亿美金。巴菲特虽然认为在将来,石油需求始终会随着经济恢复而恢复,COP的价格会出现上涨,但是他在高位购买的事实会造成公司出现账面亏损。

那么之后他赔钱了吗?


答案是:他说对了,石油的需求确实回归了,COP的股价在2009年后开始逐步走高,最高曾经在2014年达到了80美金一股,这远比他在当时的“高位”购买的50美金一股要高。

但是大家请注意,这之后这家公司又跌回了2008年的水平,又涨到了几乎高位,最近又因为COVID-19的疫情跌回了2008年的水平。。。

可以看见,这家公司的周期性十分明显。没办法,这就是石油生意的本质。OPEC组织对石油的掌控力在2008年后已经丧失,再加上美国页岩油的高产,造成了整个供需波动越来越频繁,这是一个越来越难琢磨的生意,但是显然,它依然是一个太低了就要涨,太高了就要跌的商品。

2008年的投资环境可不像现在,所以每一次股灾必然都和前一次会不同。这一次会不同吗?额,大概是肯定会不同,相同的是人性罢了。

相比2008年,巴菲特在2008年表现出来的谨慎保守,在2012年他可是要激进多了,在发生这次熔断之前伯克希尔就开始出手买入跌幅过大的航空股。

为什么会这样呢?是不是又到了时候喊巴菲特“老糊涂”了呢?

2012年的行业集中度和2008年完全不一样了。现在来看,当“万亿公司”陆续出现,或者“准万亿公司”出现后,情况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有人会说2008年的世界巨头企业和2018年的都几乎完全不一样了,凭什么认为2028年的还会是目前的这些巨头公司呢?

我们得具体分开行业来讨论这个事情。因为每个行业的情况并不一样,12年前,大部分的石油公司都是这个世界上的巨头企业的原因是因为石油的丰厚利润以及巨大的全球化需求所致。

这12年发展最快的是数字经济和数字网络,往后走,大概率依然是如此的原因是因为我们人类社会的发展是随着科技发展而不断地进行非线的跳跃式发展的。

会不会有绿色能源的公司变成未来的巨头呢?有的,已经有一家“准公司”特斯拉出现了。

会不会有公司突然跑出来在几年间颠覆亚马逊、谷歌、Facebook或者阿里巴巴呢?答案是比较困难,这倒并不是说新的企业没有可能做出创新力和破坏力极强的服务或者产品,而是因为即使你有这样的产品,但是所有的渠道已经被占领,你不太可能在毫无征兆或者让这些公司毫无防备的情况下突然出现。

小公司唯一能挑战巨头的机会就是不让巨头在乎你,或者说压根看不上你,而这些巨头的危机意识也好,对科技的投入力度也好,都是空前的高,他们不太可能会有太多的窗口机会让一家巨头型的公司成长起来,至少不会在他们的领域。

苹果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成为了巴菲特的头号持仓股,并且一路飙升,打破了所有人的眼镜。一家本身制造硬件的公司,被人担忧季度出货量和每年产品创新的公司,在收入上至少,摇身一变,慢慢成为了一家软件公司,毛利率逐年上升。

“Too Big to Fail” 12年后变成了“Too Big to Challenge"。

对投资者来说,垄断是一个非常好的事情,这意味着高度的确定性。而正好,一场全球的疫情,推倒了某些本来就摇摇欲坠的资产,造成了巨大的恐慌。

未来的十年,今年可能是最好的一年,倒并不是一定说未来十年都会很糟糕,我觉得今年可能是未来十年最好的投资窗口了,随着各个行业的集中度都开始逐步提高,可以给价值投资者找到巨大窗口机会的时刻很少很少,未来可能会越来越少。

近几年,除了那些巨大争议,仍然让人看不清迷雾的公司,但凡是那些已经成为了一方巨头的公司都不太给“大机会”了。这也造成了投资其实越来越难,越来越难跑赢指数。

然而,自然界给了人类一个教训,也给了投资者一次机会.

责任编辑: